PC蛋蛋足球爱好者交流微信群

PC蛋蛋足球爱好者交流微信群


  足球是艺术和力量的完美结合,是团队配合与个人能力的搭配。作为足球爱好者,我们需要不断训练,真正的走进足球,让足球充满我们的业余生活。
 
  相信大多数足球爱好者都会在闲暇时间约上好友去切身体会运动带来的乐趣。同时肯定也会有不少人在平时比较注意自己个人技术的提高,不管你擅长什么位置。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我们没有固定的队友,就如同我们每天下班后到球场上不会总是遇到同一批人。而在团队配合保证不了的时候,我们自然会重视提升自己的个人技术。个人技术的体现多大多数是盘带和过人。下面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比较实用的过人技巧。
 
  盘带:不管你的踢球风格是大开大合高速加轻微变向还是脚下非常细腻在人群中穿针引线,带球这项技巧是不可或缺的。有节奏的盘带总给我们视觉上的美感,像是一种游刃有余的程度,却又让人感觉不到半点违和。擅于带球的高手总是能够和皮球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会过近让皮球影响自己推进的速度,同样也不会太远导致球权容易丢失。想做到高质量的盘带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这需要不停地练习,就像是一种技能,熟能生巧。还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带球方式,不管是外脚背运球还是脚弓运球还是前脚掌拨球,每个人的踢球方式不一样,自然就不会千篇一律。

 

足球爱好者交流微信群


 
  如微信二维码过期请在下面留言,我拉你进
 
  进群后不得发广告,发广告立马踢出群,发现有发不雅言论、图片、小视频!踢!
 
  变向:在熟练了带球之后,想要过人还需要一些技巧,而我们在平时踢球时常用的方法就是变向。高速带球后的突然变向,通过改变防守球员的重心从而达到过人的目的。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变向时不要盲目的去尝试,一定是让对手猝不及防的变向才会有效果。做出想要用速度强吃对手的架势,然后突然改变方向,再次加速。这样的过人是最简单有效的。
 
  变速: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在运球时速度节奏的变化,是高速和低速的切换,这种过人和变向过人大同小异,但是这不仅需要技巧的熟练掌握,还需要平时身体素质的培养。建议大家可以在平时多做一些变速跑这样的练习。想要变速过人,当然自己要适应高速带球下的突然停止。
 
  高效的过人技巧是需要结合具体情况来实现的,如果防守球员比较灵活,当然要采取团队配合或者发挥身体上的优势。如果防守球员身体比较强壮的话,我们自然需要通过改变重心来实现突破。
 


  重庆地区足球微信群
  足球爱好者协会成立啦!
 
  11月27日,“重辆足球爱好者协会”正式成立啦!18:30,我段在重庆晶茂足球俱乐部举行了成立仪式暨友谊赛,33名足球爱好者参与了此次活动。
 
  工会主席刘晓斌表示,足球运动不仅可以锻炼身体,强健体魄,还蕴含着一种团结协作精神,是一种需要团队协作才能取得胜利的体育项目,能让大家的身心得到锻炼;以后足球爱好者协会会经常组织足球活动,希望大家积极参加足球爱好者协会。
 
  足球本身到底有没有价值观?事实上无论是足球还是别的运动,它们的意识形态色彩都很少来自游戏规则。
 
  运动本身的价值观或者意识形态色彩,只有一个来源,就是运动的参与者。就好像如果乐器也有阶级性,那么一定是被演奏者决定的。当普鲁士的腓特烈二世国王想要按照德意志君主的传统来演奏一种乐器时,他花了很大的心思比较各种乐器,结论是最符合君主身份的乐器是横笛,因为吹横笛时不需要扭动身体、姿态最优雅,不会损害他的帝王形象,而他的侄子兼继承人普鲁士腓特烈·威廉二世选择了低音提琴,也是考虑到了演奏时的姿态问题。君王很少弹钢琴,因为很难想象一个君主坐在大庭广众之间用力敲键盘,同理玩三角铁、吹长号或者敲定音鼓的君王就更少了。
 
  图左人物:启蒙时代的腓特烈二世,不但会演奏横笛,还创作了不少高水平的横笛曲目,图右人物:老巴赫的儿子C.P.E巴赫正在弹奏羽管键琴伴奏
 
  音乐如此、运动也如此,贵族在几百年里就两件正事必须干,一个是打仗一个是生孩子。但仗不常打,那就打猎咯!大规模的围猎跟打仗一样需要部署、需要指挥,野外生活和剧烈运动、还有杀戮和胜利,绝对能起到运动减肥的作用。同时能向参加的女性展示男子气概,没有大危险很少出人命,有战争的大部分好处、风险却小了很多。所以古今中外的贵族都喜欢打猎,从日本战国大名的“鹰狩”到英国老爷拿猎枪打山鸡、骑马追狐狸都是一个道理。
 
  但打猎这项运动也正因为其贵族色彩到今天已经衰落了。在布尔乔亚还以模仿贵族为荣的年代,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还会跑到非洲,让仆人和黑人赶来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让自己拿枪打,一时被老欧洲看作是暴发户人傻钱多的典型。爱德华·纽顿在《聚书的乐趣》里提到“美国人买古登堡版图书或者对开本莎士比亚”破坏了在伦敦淘珍本书的乐趣,这就像“美国人把被人赶到自己面前的野生动物当移动靶打”破坏了狩猎的乐趣一样。
 
  骑马猎狐
 
  打猎终究不是一种布尔乔亚自己的运动,虽然奥运会里有射击项目,但很难说射击项目跟打猎还有多少关系,就算有也是经历了一个脱胎换骨般过程的产物。相比之下比较完整的跨入奥运会的贵族运动是骑马,马术比赛从打扮到规则都让人想到英国贵族骑马追狐狸。而且骑马是贵族的基本功,从日本的弓马娴熟、到清朝的国语骑射古今中外都不例外。
 
  德皇威廉二世和表兄英皇乔治五世并骑,威廉二世看上去轻松,实则下了苦功练成的骑马——当然还有马也是受了特殊训练的
 
  威廉二世皇帝有一只胳膊畸形,所以他的父母给他穿矫正服,怕他骑不好马还把他绑在马上练。奥地利的伊丽莎白皇后虽然在趣味上中产阶级化,但在骑马方面一点也不亲民。巴德伊舍尔行宫里到处挂的都是皇后爱马的画像。骑马在维多利亚时代相当于开跑车,而爱德华七世当王太子时喜欢开新发明的汽车兜风,就相当于我们这个年代骑法拉利自行车,虽然也会引来崇拜的目光,但围观的人们内心深处想问的都是“这玩意也是奢侈品?”
 
  喜欢汽车的爱德华七世
 
  真正属于布尔乔亚阶级的运动是体操和田径,这些运动是十九世纪市民阶级崛起的产物。诚然贵族也会锻炼,因为天然以军人为职业所以自然不可能不运动,很多贵族都有完备的健身设备,但他们把运动看作是私事。茜茜公主就有一个非常完备的健身房,但她只会私下锻炼,然后把锻炼带来的完美身材展示给别人看。
 
  相比之下,布尔乔亚的贡献是把体操和田径变成公开活动。在拿破仑席卷欧洲的时代,德意志民族主义者认为德意志人之所以被法国人打败,政治上四分五裂固然是原因之一,德意志人自己身体虚弱也是原因之一。于是在市民阶级中间兴起了“民族体育运动”,弗里德里希·雅恩带动了这种直接服务于拿破仑战争的全民健身热潮。我们小时候做操要喊一句口号“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你只要把人民换成民族,那就可以追溯到弗里德里希·雅恩和德意志体操运动了。
 
  比如今天还是奥运项目的扔铅球,如果说掷标枪和扔铁饼这两样是向古希腊人致敬,那扔铅球绝对是十九世纪德意志民族体育运动的遗产。铅球是什么?那不就是炮弹么?而且还是16磅重的炮弹,野战炮都很少会用这么重的炮弹,为什么要让每个人都去扔?就是要做到每个普通人对炮弹都不陌生,而且搬的动。鞍马是什么?那模拟的不就是各种上马下马的动作?体操也是如此,把基本的锻炼姿势统一成一些整齐划一的动作,让每个人都易学易用。而一旦战争爆发,这些普通市民接受的训练可以让他们更容易地成为一个士兵。这就是德意志民族体育运动追求的目标。
 
  体操和田径的另一部分来自英国,英国人是最早被德国人的这种运动吸引并起而效法的。而当英国和德国的市民阶级已经把体操和田径运动搞得如火如荼时,法国人才开始跟进。迟至19世纪末法国上流社会的体面人士还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玩体操,比如在法国学画画的詹姆斯·惠斯勒看到从英国来巴黎学画的学生们居然在家玩鞍马和平衡木,就惊奇地问“你们就不能雇几个人替你们干这些活?”
 
  但法国实际上也开始跟上英德两国的脚步,这当中一部分来自普法战争的影响,1870年的战败让法国人蒙受了奇耻大辱。法国人痛苦地发现,无论从人口、出生率、还是工业水平,他们都被新生的德意志帝国超过了。
 
  普法战争漫画,俾斯麦把脚伸向战败的法国
 
  于是法国报纸开始鼓吹生育,法国的左派报纸宣称法国被资本主义阉了,而右派的报纸则宣称法国被犹太人阉了,左派和右派在法国被人阉了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唯一的分歧是具体被谁阉了。比如法国小说家爱弥尔·左拉在小说里反复告诉法国人民,不生孩子就意味着堕落和灭亡,而子孙满堂则意味着道德和美好的未来。同时爱国者同盟这样的组织则开始组织类似德国的全民健身运动,组织体育俱乐部和射击俱乐部,命名了“机会主义”这个词的法国政治家甘必大,就是在参加射击俱乐部时因为枪支走火被打死的。
 
  奥运会之父顾拜旦男爵
 
  在这个充满了国家民族大计的健身运动之外,法国上流社会纯然出于对英国的崇拜而兴起了健身运动,比如近代奥运会之父的顾拜旦男爵就是如此。他是一个典型的英国迷,崇拜英国绅士热衷的体育运动,然后就确定了奥运会的中产阶级色彩。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要说明,如果我们承认了运动的价值观也好、意识形态也好,说到底都是参与者赋予的。运动的主要参与者和爱好者的阶级色彩决定了运动的阶级色彩,那么足球可能就是各种运动当中最具无产阶级色彩的一个了。
 
  足球不管追溯到什么高大上的祖先,哪怕是从蹴鞠追溯到高俅或者飞鸟井家也白搭,近代足球就是从大工业区的穷街陋巷里发展来的,足球是一种典型的工人运动。贵族可以打猎、骑马、跳舞,布尔乔亚可以做体操玩田径,而工人除了聚在一起喝酒玩牌,就剩下踢球和打架了。既然是工人的运动就离不开近代社会主义运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prol.com/pcdd/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