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20多个工作群轮番轰炸!微信群不能24小时发

  本文原标题:《人均20多个工作群轮番轰炸!微信群不能24小时发工作、不能强制装App...这些规定你了解吗?》

  原则上只建一个工作群,

  非工作时间不发布工作信息。

  近日,珠海香洲区印发的

  为基层减负的工作措施引发热议。人均20多个工作群轮番轰炸!微信群不能24小时发《措施》要求,香洲将进一步细化措施,规范微信群、新媒体账号的管理。包括原则上一个单位只建一个工作群,发言要有内容不得随意刷屏,原则上非工作时间不发布工作信息,因专项工作组建的微信群在结束工作后应及时解散等。

  同时,各单位根据工作需要开设新媒体账号,原则上一个单位在同一平台只开设一个账号;不得利用新媒体(含微信群、公众号)变相搞新闻报道,大幅报道本单位领导日常政务工作。

  记者调查发现,

  大多数受访者都有二十多个工作群,

  最多的超过六十个。

  群信息不回会被点名批评,

  工作信息轰炸更是让人抓狂...

  反对“指尖上的形式主义”,

  剑指微信、QQ、App

  微信、QQ工作群,政务App、公众号等政务新媒体技术曾提升了基层的工作效率,可一旦泛滥,这些账号和平台就成为基层难以承受的负担。对此,

  福建省就提出,反对“指尖上的形式主义”,把干部从微信工作群、政务App的“绑架”中解脱出来。

  有省份给出了更明确要求。例如,湖北规定,不得强行推广微信公众号、安装政务App,不得将微信、QQ工作群和政务App等作为24小时工作媒介,按照“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原则,对微信、QQ工作群和政务App开展自查清理,对同类型政务、事务服务事项工作群和App进行整合,避免多头设置、重复设置。

  浙江还规定,不得把安装政务App、关注微信公众号等作为考核内容。

  此外,在监督考核方面,湖北、四川、河北、天津、甘肃、云南、广东等省份都规定,不得以微信、QQ工作群上传工作场景截图或录制视频来代替实地工作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还在文件中提及建设“浙里办”和“浙政钉”两个掌上平台,并要求面向群众办事类App统一整合到“浙里办”;政务办公类App统一整合到“浙政钉”。

  工作群五花八门

  不回复点名批评

  刘文萱(化名)供职于济南一国企,她仔细数了数,她的微信工作群有9个,QQ工作群有22个。这些群五花八门,有合同管理工作群、党支部群、支部委员群、企业养老网上服务群、新媒体建设交流群、干部人事档案工作群、HR系统管理群,等等。人均20多个工作群轮番轰炸!微信群不能24小时发“很多QQ群和微信群是重合的,有时候通知在QQ群里下,有时候在微信群里下。”

  刘文萱抱怨,有的上级每人分工不同,每人建一个群,几个人一块下通知的时候,手机上的信息轮番轰炸,个别上级专挑下午五点半下班点下通知。

  “真的很想摔手机,但必须回复,否则群里就会点名批评。感觉太形式主义了,我的工作热情就是这样一点点磨没的。”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随机采访多位市民发现,像刘文萱这样的情况普遍存在,大多数人的工作群都在二十多个,最多的一位竟有六十多个工作群,各类信息应接不暇。工作群在便利了某些工作的同时,也给基层人员增加了新的负担。

  休息时间也要时刻盯着手机

  任职于济南一中学的刘老师透露,她微信里有十多个工作群,包括学校的大群,以及初中部的群、所教学科的群、班级群、家长群等,有些群还会出现交叉的情况,有时候下通知,她能同时在好几个群收到。

  她说,平时学校教学工作文件一般都在QQ群传送,而微信工作群则更多承担了交流、沟通的作用,有一些微信群发送的信息无关主要工作,还会额外占用精力。

  “比如说会经常发一些宣传学校的文章和链接,看到之后还得回复或者转发。”

  省城某居委会的基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内部工作群和对接街道办事处的微信群有十多个,对接群众的微信群也有十多个,加起来有三十多个,群里信息有时太多,一旦忙活起来,不留意就可能错过重要信息。此外,开了工作群后,也确实有时会增加他们的负担。

  “比如说整治辖区环境的时候,区里面拉了一个工作群,有的社区就传了几张图片,发了些材料,其他的社区就会感到压力,后来大家都往上传,这就变相增加了基层工作负担。”

  此外,基层工作人员还反映,有时在休息时,工作群里的信息也响个不停。

  “接到通知就得干活,加班倒也没问题,就是会给我们很大的心理压力,神经时刻绷紧了,得经常看看手机。”

  为提高沟通效率

  不得不建立小群

  在不少受访者因工作群大吐苦水时,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一定量的工作群有必要存在。

  济南一所高中英语教师王先生介绍,他也有十来个工作群。不同群布置的任务不一样,有几个活跃度非常高,到了晚上,王先生本想多花时间陪两个年幼的孩子,却不得不时刻盯着手机。

  “尽管挺烦,但工作群也必须得有。”

  王先生分析,学生24小时在校,一旦有什么事,必须紧急回复、下通知,不能屏蔽。学生在学校不让用手机,家长要联系孩子也得通过老师,必须时刻关注群里动向。

  从事UI设计、供职于某私企、拥有12个工作群的张女士则很淡定。她认为有多个工作群在所难免,工作时传输文件针对人群不同,必然会有不同的群。

  张女士笑着说:

  “不重要的群,里边说话我一般不回。有事同事会口头跟我说。”

  省城一街道办事处的一名基层工作人员介绍,他的微信工作群里光街道上的就有八个,区里面的也有四五个。他认为,基层工作本来就繁杂,有些具体的工作不适合在大群里说,这时候建立小群是非常有必要的,沟通起来效率也很高。

  “主要还是要看你的实际工作需求,如果只建一个大群,那肯定不太现实。”

  来源: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时培磊范佳、南方都市报

  编辑:daidai

  往期精彩回顾

  ▼

  ▼

  ▼

  复制下方关键词并回复获取精彩内容

  丨济南网红外卖丨山东人倒装句 丨冰淇淋盘点丨

  丨零食冷冻大体验丨卧底济南Apple零售店丨

  丨济南小龙虾外卖丨小众饰品丨趣听丨福利丨

  丨我想撩一下晚报菌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prol.com/weixinqunzixun/2019/0516/tXEq.html